<th id="ldhrt"></th>
<strike id="ldhrt"><noframes id="ldhrt">
<span id="ldhrt"><video id="ldhrt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ldhrt"><video id="ldhrt"><ruby id="ldhrt"></ruby></video></strike><strike id="ldhrt"><noframes id="ldhrt"><strike id="ldhrt"></strike>
<span id="ldhrt"><video id="ldhrt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ldhrt"><noframes id="ldhrt">
<progress id="ldhrt"></progress>
<strike id="ldhrt"><noframes id="ldhrt"><progress id="ldhrt"><noframes id="ldhrt">

白宇帆 | 為了下一個“忘我”的瞬間

“運氣”或許可以解釋一次偶然的發生,但不能決定更長的時間里一個人的去向與意志。一個年輕人早一點通曉這個道理,放下虛妄的追隨,穩步積千里,就應該終歸不是什么壞事。

白宇帆 | 為了下一個“忘我”的瞬間

白宇帆

人物檔案:

白宇帆

演員

1995 年5 月19 日

金牛座

代表作《山海情》、《我在他鄉挺好的》

白宇帆 | 為了下一個“忘我”的瞬間

白宇帆

那一幕令白宇帆長久無法忘懷的記憶,發生在電視劇《山海情》拍攝期間。那場戲的規定情境是在飯桌上,飾演弟弟馬得寶的白宇帆和哥哥馬得福(演員黃軒飾演)一起喝酒,從頭到尾,白宇帆只有一句臺詞,勸他不能喝就少喝,除此之外就是陪著哥哥,聽他傾訴,任他把情緒宣泄出來。實拍前一天,白宇帆只是翻了翻劇本,“把那句詞看了一下”,就放下了,和黃軒也沒有關于這場戲談論過多,因此白宇帆無從知道對手想如何規劃與設計。到了現場,導演沒有刻意安排什么調度,只說“你倆自己聊”。

就這么開拍了。然后,黃軒讓白宇帆見識到了,“當一個人(在表演時)什么都不去想的時候,他是最放松的”。白宇帆眼睜睜看著面前的黃軒把自己甩進角色“馬得?!崩??!澳且豢涛腋杏X他就是我哥,他是真的委屈……怎么會有這么委屈的一個人,就哭得稀里嘩啦的……”那場戲只拍了兩條就過了。第二鏡是為了“保一條”?!败幐缬谑蔷桶l揮得更加有張力了?!弊罱K剪輯用了第二條。拍攝結束,白宇帆難抑一腔的難過,忍不住找到導演說:“每個人都太難了,(馬)得福也難,(馬)得寶也難……”

白宇帆 | 為了下一個“忘我”的瞬間

白宇帆

后來的事情,很多人也都知道了,《山海情》熱播后贊譽不斷,白宇帆由此得到了更多的關注和機會。這一年有余的時間里,他馬不停蹄地接戲,勤勉地在一眾又一眾杰出的前輩們身畔觀察、吸收、表達……但總有一些時候,那場飯桌上的戲會突然出現在他腦海里。白宇帆有一個習慣,自己拍過戲,總會復盤回想,挑問題,尋求到更好的方案,哪怕不能再彌補了,也全可當作經驗和訓誡,時刻提醒自己,做好當下和未來。唯獨這一場戲,他反復思量了這么久,依舊覺得:“我想不到更好的辦法……除了當時的選擇,沒有更好的一個可能再去詮釋當時的情緒和情感了?!?/p>

為什么那就是最好的?

“因為在當時那一刻,我相信我就是那個人,那種忘我.忘記了我在演戲這件事.的感覺,比什么技法和經驗都要寶貴?!?/p>

白宇帆 | 為了下一個“忘我”的瞬間

白宇帆

Q&A:

《山海情》之后,你幾乎一直沒有停下來,為什么?

白宇帆:能接到一個好作品,我覺得是我的運氣好,而不是我的能力比別人好多少。在我這個年齡段上,在我能力之上的人有很多,只不過恰好我適合那個角色,(那個角色)又讓我碰到了,我早就做好了準備,后面遇到的機會不一定這么完美。但我必須得往前走,如果我一直在等下一個像馬得寶一樣的角色,其他的都不接了,我的經驗從哪兒來?我的閱歷從哪兒來?一個東西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,是需要有的。哪怕是一些失落的感覺,對我也是有益的。

進入這個職業之后,得到了什么有益的教誨或者提醒嗎?

白宇帆:我后來才知道,去面試《山海情》那天,其實當天就定了我,但選角老師說:“過兩天再告訴他,要不然他就飄了?!敝肋@件事之后,我就一直在提醒自己,無論發生什么,都不要飄。

“飄”是什么?

白宇帆:你不好好拍戲了,你開始去玩弄表演這個東西了,你也沒有現在那么真誠了,忘記了自己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。

白宇帆 | 為了下一個“忘我”的瞬間

白宇帆

你覺得現在的自己距離一個理想的演員,還缺乏的是什么?

白宇帆:一個成熟的、厲害的演員,他們有一個共性,就是他們的定力。你可能會遇到一個不好的事情.無論在拍戲中,還是生活中,會很快地摧垮你,但是他們不會。我覺得這是我現在和他們的差距。

你覺得你真的會一直做“表演”這件事嗎?

白宇帆:我不確定。如果你現在問我,我不確定我能一直拍戲,我還是一個思想比較跳躍的人,我時常跟經紀人說,什么時候能讓我去支教一年?要不然半年也行,一個月也行……

攝影:小剛 / 策劃:葛海晨 / 采訪 & 撰文:呂彥妮 / 統籌:李豪佳、王行易 / 形象:蒲安 / 妝發:潘以達 / 服裝統籌:文佳佳

喝醉的校花柔雪被乞丐服征
<th id="ldhrt"></th>
<strike id="ldhrt"><noframes id="ldhrt">
<span id="ldhrt"><video id="ldhrt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ldhrt"><video id="ldhrt"><ruby id="ldhrt"></ruby></video></strike><strike id="ldhrt"><noframes id="ldhrt"><strike id="ldhrt"></strike>
<span id="ldhrt"><video id="ldhrt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ldhrt"><noframes id="ldhrt">
<progress id="ldhrt"></progress>
<strike id="ldhrt"><noframes id="ldhrt"><progress id="ldhrt"><noframes id="ldhrt">